蒙特梭利教师培训总结(五)蒙氏对于父母在家育儿的启发(上)

过去的一年,我完成了蒙特梭利教师培训课程,完成了200小时蒙氏学校实习,通过了蒙氏教师资格证考试,获得了蒙氏CASA(2.5-6岁年龄段)教师资格证。现在把其中的一些所见所感写下来,与感兴趣的家长与教育者分享。

内容分为几个部分

一、混乱的蒙氏教师培训入口

二、蒙氏教师培训内容概览

三、蒙氏幼儿园到底好不好?

四、如何挑选蒙氏幼儿园

五、蒙氏对于父母在家育儿的启发

以下为第五部分    蒙氏对于父母在家育儿的启发

蒙氏最初吸引我注意力的是那一屋子的教具。我去培训,最初的想法就是,培训就是去学那些教具是怎么用的。但是,一年的培训下来,我觉得蒙氏最精髓的部分并不是教具。作为家长,不是说花大价钱给孩子买一大堆蒙氏教具,网上搜一下怎么用,就可以“一千八百八十八,蒙氏教育搬回家”了。也不是说没有蒙氏教具,就没法运用蒙氏教学法了。

(顺便说,我这里有一份蒙氏教具清单和如何操作的说明文档,不是我写的,但我看过,是懂行的人写的,不会误导。需要的家长请加我微信)

我觉得,最值得“搬回家”的、最宝贵的部分,是和孩子互动的方法,尤其是在家长有意识引导孩子掌握某种技能时的互动。说白了,就是“怎么教孩子”。再往高处走,在方法论和三观层面,蒙氏对于家长和孩子之间责任关系的界定,对一些家庭可能也会有所启发。

关于怎么教孩子,我归纳了五个技术要领。

  1. 给孩子搭建足够的阶梯
  2. 区分有无contro of error (错误指示)
  3. 让示范更“合理”
  4. 重视环境的作用
  5. “跟随孩子”

最近开学忙成狗~~ 还没写完 lol 今天先发整理好的第一部分。

  1. 要注意给孩子搭建足够的阶梯

阶梯, 就是完成这项任务所需要的技能。教孩子东西的时候,最好是这个新任务里只有一个新的技能点需要学习,其他所有技能孩子已经都掌握了。不要一下子教一个需要好几项新技能(上好几个台阶)的东西。

先拿简单任务,比如认名称,来举个例子。我们一般就是指着兰花告诉孩子这个是兰花,指着吉普车告诉孩子这是吉普车。但在蒙氏,在教名字之前会搭一个阶梯,就是“distinguish”(区分)。比如教颜色时,把同样颜色的色板放在一起,就是区分练习。教字母时,拿两套字母玩儿找相同,也是区分练习。

颜色配对 在这个步骤时老师并不教孩子每种颜色的名字

区分练习这个台阶站稳了,我们再上到下一个台阶,教孩子名字:这个是红色,那个是a。

为什么要搭“区分”这个阶梯呢?

因为在能叫出名字之前,孩子其实还必须完成一个任务,就是能认出来这个东西。如果在玩儿字母配对游戏的时候,孩子总是把v和y放在一起。那说明孩子觉得v和y一样,他认不出来哪个是哪个。这时候如果你教v,那他看到y也会读v,等于给他了一个必然犯错误的陷阱。但如果他在玩儿区分游戏时你发现了这个问题,先通过游戏让他意识到这两个东西不是一个字母,再教字母的时候,他肯定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出错。他已经解决了“认”的问题,在学名字这一步,只剩“记名字”一个任务,这个台阶上起来就变得更轻松愉快了。

大部分家长会忽视“distinguish”这个台阶,是因为大部分时候孩子们可以一步跨上区分和记名这两个台阶。但面对一些抽象概念时,两个台阶分步上,会让学习的过程变得更加流畅,孩子更能获得学习的成就感。

我导师给我们讲过一个没有搭建阶梯的反例。她还在实习的时候,教一个孩子颜色名称,教了好长时间,这个孩子有两个颜色总是说不对,她和孩子都非常挫败。最后情况实在不对,她想起来要玩配对游戏,然后发现——这个孩子是个色盲(两种颜色的色盲)。她非常内疚让这个孩子面对一大堆她根本看不出区别的色板,和老师的“你怎么还不会”的眼神,毫无意义地在那里受了那么久的折磨。

搭阶梯的难点在于,家长有时会辨别不出一个任务的难度,不会分析、分解任务。明明是一个好几个技能叠加的任务,家长会觉得我就教你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,你怎么就学不会呢。

我微信里看到过一个家长吐槽帖。她教她孩子写“底”字,孩子老是学不会,她很抓狂。但从她描述的过程看,孩子之前并没有足够的认字、笔画、偏旁部首练习。她就是让孩子直接抄了很多遍“底”字,转天孩子默写不出,她就觉得“应该会了呀怎么还错”,然后再让孩子抄很多遍……孩子也觉得自己笨,没有成就感。其实这就是没有搭好阶梯的缘故。

在教写这个字之前,至少孩子应该会写基本笔画,能认得很多广字头的字,认识低,底等包含“氐”的部件,并能够自己用归纳法识别出这些部件。那个家长发了一张照片,孩子把广字头的横写成了横勾,这说明孩子对部件并不熟悉。我们觉得这个字不难,是因为我们是按”广字头-氐”,或者“广字头-氏-点”来记的,只有三个信息点。但这个孩子因为不熟悉部件,所以她要记8个信息点。加上各个笔画的位置关系(出头不出头之类)难度翻倍还多。打个比方,我们看起来像 abcdefg,孩子看起来像m8l4slvz6の。说孩子记不住是笨,孩子多冤那~

(中文老师敲黑板,小朋友学汉字的时候最好有了一定量的认读基础、笔画、部首基础以后再谈默写这件事)

这还是孩子已经八九岁,握笔之类的技能都掌握的前提下。如果是小朋友初学写字(或字母),那要搭建的阶梯就更多。因为“写”至少有十个细分的技能点,要求孩子具备辩音、辨形、精细运动三个大类的技能。在蒙氏,有大概五六种活动是在真正写字母之前需要孩子大量重复练习的,包括,

辩音练习

用手指trace砂纸字母( sand paper letter)

用砂纸字母(sand paper letter )和可移动字母( moveable alphabet )玩配对

在沙盒里用手指写字母,

握笔练习

在小黑板上用粉笔写字母

真正用笔写字母

这些练习是分散在从两岁半到三岁半(根据个体差异有所不同)的半年到一年时间里的。 老师在让孩子握笔之前,会观察孩子的手部精细运动能力怎么样。如果还不行,就用拿镊子夹东西、解扣子系扣子等辅助练习先去锻炼孩子的这些能力。观察孩子手部控制已经可以了,才会开始握笔练习。孩子开始拿笔之后,也不会让他直接写字,一般都是先做涂色游戏。要看孩子涂色时能不能画出直线来。如果直线画不好,那么让他写h,也会是不太合适的任务。

另外,在要求孩子做到某件事之前,还要考虑到所需的技能不要超过孩子生理和心理的“最近发展区”。不要试图教一个两岁的孩子系鞋带,也不要让一个四岁的孩子坐在教室听课听一小时(注意力集中不了那么久),这些超出他生理发展阶段的要求,都不会给孩子正面的学习体验。

说句题外话,在我带中国孩子和加拿大孩子的过程中,我发现相对于加拿大主流教育观点的“等一等”,中国家长普遍会倾向于“推一推”。比如孩子只能注意力集中15分钟,在加拿大的主流教育观里,大部分老师和家长会觉得那我就给孩子15分钟的任务,或10分钟的任务。但很多中国家长会觉得,我就故意要求他坐久一点,来培养孩子“坐得住”的习惯。其实这种做法也不能说全不对。只能说这可能代表了东亚和俄系国家(前苏联范围内)vs北美教育体系不同的教育观。像俄罗斯的教育心理学大咖维果斯基,他的观点就更倾向于中国家长的做法。只是这个“推一推”的界限非常难把握。需要家长非常敏锐地把握孩子的发展阶段,不能推狠了。比如孩子本来能注意力集中15分钟,那我可以抻到20分钟一项任务。但要是一下子给孩子一个一小时的任务,那就太多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博雅中文致力于中文继承语教学。

希望我们的努力,可以帮助海外华裔父母与孩子间少一道语言的隔膜,多一份文化的共鸣。

希望帮助华裔孩子们更加幸福、自信、包容,成长为真正驾驭多种文化的世界公民。

丹筱彤老师

北大 学士、硕士
多伦多大学教育学硕士

蒙特梭利教师资格证获得者
多伦多高中教师

马立平中文VIP认证教师,多年海外中文教学经验
曾任中国人民大学附中教师、班主任、年级组副组长
曾任海淀区教研员

曾获中国全国教学比赛一等奖
曾任美国普林斯顿骨干中文教师




Posted in 丹老师笔迹.